资讯TOP榜 酷站推荐 网址导航 热门资讯 最新文章 友链交换 图片转文字 音频转文字 计划安排
资讯TOP榜 酷站推荐 网址导航 热门资讯 最新文章 图片转文字 音频转文字 计划安排

市井群雄传(83)

浏览: 138 发布者: 2i18com 时间: 2021-12-14 来源: 实用网址导航

第八十三回 四爷进当铺心愿未了张树倾跑到天合当,找郝如春,把洪家的往事一说,郝如春也吓了一跳。老话说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总有人暗中使绊子,防不胜防啊。俩人说话的工夫小伙计上来说前面有人当东西,必须头柜出价


第八十三回 四爷进当铺心愿未了

张树倾跑到天合当,找郝如春,把洪家的往事一说,郝如春也吓了一跳。老话说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总有人暗中使绊子,防不胜防啊。

俩人说话的工夫小伙计上来说前面有人当东西,必须头柜出价,俩人就一起下去了。

到前面一瞧,郝如春觉得眼熟,一时没想起来。先别管是谁了,打个招呼看看东西吧。

那么来人是谁呢,甭问啊,满奉天城着急卖东西的只有一位,乌四爷呗。

乌四爷等着用钱,少了还不行。他想拿这笔钱买火器、粮草,这不算完,还得有一大笔饷银。

今天是第一笔,日后还得出来拿东西换钱。他不能自己砸自己买卖,第一次的价要是卖低了,那以后就永远吃亏。

中街的古玩铺子出价太低,也都没心思收东西。思量再三,四爷觉得先送当铺也行,多得些钱,以后成了事再赎回来。

当然,要是一败涂地,家里东西都得是人家的,还不如先换钱把它们败了。

奉天城里最大的当铺就是天合当,四爷从没来过。

王爷进当铺让人家笑话,那说明自己已然落魄。可他自己觉着还成,在奉天地界还有几分薄面。

要不是想成就一番大事,打死不进当铺现眼。卖给尤仲文多好啊,开什么价他都得收。

进了天合当四爷有盘算,当铺里除了一柜,别人不敢出好价,跟他们费嘴皮子白搭。所以进门就找头柜,任二柜怎么花言巧语四爷都不搭茬,想看东西头柜出来。

头柜不在,转身就走。

郝如春走头里,抱拳拱手:“这位爷,慢待了慢待了。我刚手头有点事,没过来接您,望且见谅。”

郝掌柜干嘛这么客气呀,虽然说店大欺客,那是对于小客人,拿来的东西不咋地,柜上也不太想留的人的态度。

要是来了大主顾,有好东西,那就是财神爷,谁敢不恭敬着。

时下还没看见东西,可来的这位气势够强的,在天合当里有这份胆量,手里没好东西量他不敢。

二柜见郝如春来了,连忙起身引荐:“这位是咱们这儿的头柜,郝掌柜,您跟他说吧。”

二柜起身让出座位,又看见东家也来了,刚要开口,张树倾摇摇头。二柜不知道怎么回事,没敢言声,退到一旁。

郝如春也不管张树倾,在椅子上坐定,又让小伙计换茶。

四爷一看郝如春,觉得像是有本事的人。又看见站后面的张树倾,以为也是个掌柜的,就没搭理。

四爷一想,报真名传出去丢人,随便说一个得了。

郝如春一听姓肇心里就犯隔应,跟肇谅一个姓,他能不隔应吗。

再一仔细端瞧,倒吸口凉气。

怎么呢,他想起来了。那天他去聚雅轩探虚实,这人正好从聚雅轩出来,难道说,他跟聚雅轩的洪老板是一伙的?这是又来坑天合当来了。

东家说的对呀,这帮祸害不除,真是永无宁日。

乌四爷被巡防营抢瓶子那天,郝如春刚好在聚雅轩外面。他看见乌四爷从聚雅轩出来,而后才进去。他不知道四爷什么身份。

郝如春朝张树倾那边瞧瞧,眼神之中有一丝惶恐。张树倾就明白了,来者不善。

郝如春开场就把话挑明了,你的东西什么价成交,我说了算,把东西亮出来吧。

那么说天合当的人不认识乌四爷吗,不认识。四爷要是报真名,兴许人家有耳闻,他用一假姓,谁知道他是谁呀。

四爷把怀里的包袱往桌子上一放,看看郝如春:“劳您驾,上眼瞅瞅吧。”

嗬!这谱摆的,四爷都不给人家解开包袱皮,还让人家自己动手。

郝如春转过半个身子,眼瞅着四爷,轻轻解开包袱……

包袱皮一打开,郝如春眼直了。里面有两样东西,都是他只听说没见过的。

有个小瓷盆,还有一个纸扎,纸扎外皮写着几个字:定武兰亭。

这两样东西要是真品,那可了不得,价值连城。这些都是大内的物件,民间根本见不到。

那个瓷盆看着像是汝窑的青瓷无纹水仙盆,这件要是真品,那么纸扎也应该是真的。否则差距太大容易被看破。

郝如春抬头看着四爷,有点紧张。

张树倾远远的也看见了,也是心中一惊。这年月有人拿出这么两样东西,来头可不一般。

四爷笑了:“随便瞧啊,拿来就是给大伙瞧的,还这么拘束干嘛。”

言罢还看看张树倾,那意思你也可以过来看看。但没往二柜那看,不关他事。

郝如春小心翼翼拿起瓷盆,先看口沿,发现有一处缺釉。再把盆翻过来,盆底有一首乾隆的诗,名曰:《猧食盆》。

再把盆放下,定睛观瞧。这盆开始是蓝色,又变成绿色,后又是粉色,变化非常。

郝掌柜抬头说道:“阁下这件是北宋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。”

四爷没当回事:“嗯,八成是吧。”

郝如春有点傻了,旷世珍宝,对方说八成是,不当回事啊。

这又急着打开纸扎,果然是定武兰亭序,真品无疑。

这两样东西天合当收不起呀,两件加一起,天合当全给人家都不够。

四爷道:“知道啊,康熙爷多宝阁子里头的。”

郝如春一皱眉:“我是说来历。”

四爷道:“没错,是打那来的。”

这天没法聊了,猴吃麻花—满拧。

郝掌柜不想细问了,也不敢细问。这些东西只有两个出处,一是偷的,二就是来人与皇家有关。

那么聚雅轩的人拿这么值钱的东西来天合当,不用问,又是拿赃物来害人了。

郝如春心里有了底,把两样东西又包好,朝四爷那边轻轻一推:“肇爷,您的东西天合当不收。”

嗯?四爷闻听眼睛就立起来了。

郝如春摇摇头:“真东西。”

郝如春道:“此两样价值连城,小店收不起,没那么多钱。”

张树倾不知道郝掌柜在想什么,只听见东西是真的,但收不起。张树倾琢磨了,我这还有收不起的东西?多了拿不出来,三、五十万两银子家里还够,有什么收不起的。

有好东西谁都稀罕,张树倾一起急,紧走两步到包袱跟前,又把包袱打开了。

离近了一瞧,也傻眼了。不是收不起,是收完了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,整个家业都是人家的了。

张树倾看着郝如春,意思是两样收不起,收一样也行啊。

而郝如春眉头紧锁,轻轻摇头,摆明了不能收。

这下场面僵住了,四爷盘算着怪事啊,古玩铺子不收,当铺也不收,我这抱着炸弹来的吗,凭什么呀。

郝如春摇着头:“低价也不收,您的东西没法低价。”

四爷不高兴了,奉天城里最大的买卖家就是这么做生意的,一句收不起就把人打发了。

今天爷还就跟你叫这个劲儿,你得把不收的道理说清楚,不然,今儿甭想关门。

要么说四爷惹不得,他有的是闲工夫,就蹲这跟你杠,你能怎么样。

张树倾闹不明白了,郝掌柜这是演的哪出啊,不收东西,也不出价,摆明了要送客。

是钱不够吗,钱不够咱们想辙,好东西不好遇,怎么能让客人跑了呢。

这场面张树倾得把话往回拉,他对四爷拱拱手:“肇爷,您品品茶,我跟郝掌柜去后面商量商量。”

四爷点点头,张树倾拉起郝如春就往后面走。

俩人上到二楼,郝如春知道东家急了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那么一说,张树倾也是一身冷汗。

好家伙,这两样东西收了,回头官府来找,皇宫大内丢的东西出现在天合当,那可不是知府老爷头上的顶珠,这是爱新觉罗家的物件,满门抄斩是躲不过去了。

张树倾也害怕了,这人一定是聚雅轩指派来的。先甭管东西哪来的,跟洪熙有关系的事就不能沾边,郝掌柜做的对,只能送客了。

可怎么送呢,这人大大咧咧的,看样没想走。这是黑上咱们了,多亏太太今天跟自己讲了洪家旧事,不然这就又着了道。

老哥俩愁够呛,最后想出一主意,就说大内的东西不敢收,怕来路不正。除非来人能证明自己与皇家有关,否则立马送客,赖着不走就报官。

俩人商量好了从后面转出来,四爷还那不紧不慢的喝茶呢。

张树倾先开口了:“肇爷,久等了。您的东西是好东西不假,咱们这儿也不是收不起。

我是天合当的东家,郝掌柜不好得罪您,有句话我就直说了,您的东西出至宫里,非皇亲国戚拿不到手。

老朽斗胆说一句,我们怕东西来路不正,故此 不收!”

快来抢沙发...

技术支持: 成都兴艺美贸易有限公司

Copyright (C) 2021 1号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20012692号-4
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