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TOP榜 酷站推荐 网址导航 热门资讯 最新文章 友链交换 图片转文字 音频转文字 计划安排
资讯TOP榜 酷站推荐 网址导航 热门资讯 最新文章 图片转文字 音频转文字 计划安排

盛唐鬼谈(17)

浏览: 17 发布者: 蓝调 时间: 2021-10-14 来源: 实用网址导航

盛唐鬼谈之人鬼殊途唐代宗大历年间,李公佑于泸州为官。他手下有个小吏,姓王名庚。有一日王庚跟李大人请假回家,说是有人捎信过来家中高堂染疾,让他赶紧回去瞧瞧。李公佑准了假,这王庚连夜上路,他心里急


盛唐鬼谈之人鬼殊途

唐代宗大历年间,李公佑于泸州为官。他手下有个小吏,姓王名庚。

有一日王庚跟李大人请假回家,说是有人捎信过来家中高堂染疾,让他赶紧回去瞧瞧。

李公佑准了假,这王庚连夜上路,他心里急呀。此去路途并不算远,但王庚还是害怕回去晚了不得相见。

回家去有条官道,官道好走,但有点绕远。王庚为了节省时间,就在官道和小路之间来回穿梭。

他没有马,全靠两条腿,走小路能省不少力气。

夜晚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,其实也不比走官道快多少。但是王庚走惯了,非常熟悉,也没什么妨碍。

走着走着前面有个人影,好像也在赶路,走的比王庚还急。

王庚一想大晚上的有人陪着赶路也好,于是紧走两步与前面那人搭话。

前面那人既不停步也不回头,还是继续前行。

王庚以为自己声音小了,提高嗓门又喊了几声,连路边林子里夜宿的鸟儿都惊飞了,可那人还是不理。

王庚急脾气,也没多想,跑了几步与那人并肩,说道:“你怎么比我还急,一起赶路岂不更好。”

那人这时候才发现王庚,也不扭头看他,还是快步向前。王庚明显感觉跟不上他的脚步,于是问道:“天黑路滑,你走那么快做什么。”

那人道:“大(dai四声)王出行,有条大河即将阻断去路,我去助大王过河,去晚了要被责罚。”

大王过河?王庚没明白,哪个大王半夜过河,还得现喊人帮忙,大王出门不带够随从吗。

转念又一想,哪有大王这个官职,难道是占山的草寇?

那人还是疾走,王庚抽不出空来再问,稍慢一点就会落后。俩人一起走了约有几里路,王庚走不动了,要求歇会儿。

那人只好停下脚步,说道:“你是哪部的士卒,为何还敢休息,误了大王的差事,只怕要受刑罚。”

哪部的士卒?王庚又没听懂。官府没有分部的呀,长安朝廷才分部门呢。

于是随口问了一句:“兄台哪个部的。”

王庚一听惊的头发都立起来了。

夜叉部是天龙八部中的一支,这人是个夜叉。

夜叉虽然长像凶恶,但也属于天神,王庚觉得他不会加害自己,故而不再害怕。

那人也不再问王庚所部,王庚不想再和他一起赶路,就靠在路边树上假装睡着了。

过了一小会儿,那人又要出发,看王庚睡了,就自己走了。

夜叉一走,王庚暗自庆幸,这位要是追问自己是哪个部的,自己还真没法回答。

王庚看看天色,已经半夜,自己还是赶紧走吧,最好能拐上大路,免得再遇上什么不想见的。

本来再走几里路就可以上官道,可今天走出十几里也没看见那条岔路。

王庚心中不解,以为自己走错路了。正踌躇间觉得身后跑过来一个人,那人好像很重,跑起来震得小路嘭嘭作响。

王庚连忙回头,看见一个头上长角的男子正跑过来。此人身材高大,面相不凡。

这回王庚一下就认出来了,这人也是天龙八部中的一部,叫紧那罗。

紧那罗跑过王庚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,问道:“阁下新近作鬼的吗?”

这可把王庚吓坏了,自己怎么成鬼了,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吗?他没敢答话。

规矩?什么规矩?

王庚不敢开口,只是楞楞的看着那人。

王庚倒是不怕什么护法神,他现在最想知道的为什么自己能看见前面那二位,还被人家说成鬼魂。

他知道自己没死,从城里出来一直在赶路,没有遇到任何危险,怎么会死呢。

可人家说自己是个新鬼,不该在这条路上走,自己还真得避让一下,否则真的遇上什么护法,被下地狱可麻烦了。

本来这里就已经是小路,再没有其他道路可走。王庚只好一边走一边回头看,防备后面再过来天龙八部的人。

如此一来速度就慢了,走了好久也没走出多远。

就这样一步三回头的走,忽然间听到前面有人说话。

一个说:“今天太霉了,如何用力也跑不起来,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进了咱们的官道。”

另一个说:“再不快去就来不及了,前边传话过来,大王即将到达河边,我们这些人,缺少一个也不行。”

王庚没看见说话的人在什么地方,但已吓得躲进路边的草丛。

那二人不再说话,好像又快步跑远了。

王庚不敢走了,他寻思前面哪有什么大河。想了半天才想起来,快到自己家的时候倒是有一条河,叫涟水。

他们的大王要渡涟水,可怎么会过不去呢,他们都是天神呀。

在草丛中蹲了一会儿,想想不行,这得蹲到什么时候才是头,还得起来赶路才行。

他从草丛中走出来,也不管什么神啊鬼的,玩儿命的奔跑。他得尽快找到通往大路的岔路口,上了官道就没事了。

他跑的太快了,脚下生风,如同腾云驾雾一般。

就这样跑着,竟然赶上了前面的两个人。那两个人也跑的很快,王庚不知道为什么会比他们跑的还快。

那两人听后面有奔跑的声音,一起回头看。这一转头把王庚吓坏了,二人奇丑无比。

王庚在他们后面停住,不敢跑了。

那二人看着王庚并不说话,好像是在琢磨,王庚为什么会跑的这么快。

一看这二位,王庚就明白了。在天龙八部中阿修罗长的最难看,这俩人一定是阿修罗部的。

这些天神都去服侍那个大王,那个人会是谁呢。

没等那俩人开口,王庚道:“是阿修罗部的天神吗,大王即将渡河,你们怎么还在这里,误了大王路程,不怕被责罚吗?”

两个阿修罗可能最怕提这事,忙问道:“你来自鬼道,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事?”

王庚一听心中害怕,这问题该如何回答。灵机一动,说道:“众神悉数派往涟水河畔,已无闲人可用。我是从鬼道借调过来,专门催促各位不可误事。”

也许是王庚确实已是魂魄,也许是他说出了涟水二字,反正两位阿修罗竟然信了。

其中一个道:“不是我们不想快走,你上官道坏了法界,耽搁了我们。”

王庚听见还有这事,不觉好笑,于是问到:“那又当如何?”

另一个道:“我们夹着你跑就不碍事了,你足不沾地,与法界无碍。”

说罢俩人各夹王庚一条胳膊,就像飞起来一样,两边树木都看不清。

就这样飞了半个时辰,三个人停下来。王庚看见前面有条大河,河边是无穷无尽的天龙八部。

那两人好像很高兴没有迟到,撇下王庚就走了。

王庚认出来那条河就是涟水,小时候常在河边玩儿。他也看到了通往自已家村庄的路,沿着那条路就能到家。

可他没有走,他想看看那位大王到底是谁,于是他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,正好能看到河边的一切。

不一会儿,原本嘈杂的河边静下来,就跟什么都没有一样。

远处有仙乐传来,声音悦耳。一辆马车缓缓而行,马车前后都是伞盖执事,金瓜钺斧,好像天子一般。

车上坐着一位身着紫衣的男子,相貌庄严。但王庚猜不出他是十殿阎罗中的某一位,或者是东岳大帝本人。

那马车行至河边不走了,原来是那匹马惧怕河水。河水很深,马车本也渡不过去,可这几匹马应该是神马呀,怎么也不肯过呢。

马车旁边有人一挥手,众天神开始合力抬起马车,想要把车抬过河。

可能是天神们力气太大,或者是那几匹马脾气太大,只听见咔嚓一声,大家都不动了。

这时有人禀报给紫衣人,说是马车上的一根绳索断了,没办法抬了。

紫衣人眉头一皱,很不高兴,说道:“拿生死册子来。”

旁边有人递过去一本册子。

紫衣人翻看几页,又道:“庐州张赢,取其妻背上之筋。”

王庚听到这话吓死了,庐州张赢是他姨夫,被抽筋的人是他亲姨。

正在他惊魂未定之际,已经有人回来了,拿着两根白色绳状物,想必那就是人筋了。

众人用人筋换下马车上的绳索,而后他们就把马车抬过河去。

王庚看着远去的队伍,满肚子的不明白。正此时,雄鸡齐唱,天已经亮了。

四周寂静,一切恢复如常。王庚还想疾跑如飞,两条腿已经没那么大力气。

回到家中,看二老安好,没什么事,也并无人捎信让他回来。他也没敢把路上遇到的事跟家人说。

王庚回家一趟不容易,这就把亲戚朋友请来很多,大家团聚畅饮。

他的大姨也给请来,王庚没看出来大姨有什么异样。

但当天半夜,大姨的儿子跑来报丧,说他大姨半夜的时候惊呼一声就死了。

快来抢沙发...

技术支持: 成都兴艺美贸易有限公司

Copyright (C) 2021 1号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20012692号-4

Loading...